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两位女王成我的丝袜熟女妈妈 1-2

两位女王成我的丝袜熟女妈妈 1-2
   第一章:窥见骚屄丝袜熟女的
    
    高三毕业后,我独自来到一座北方城市读大学。那年我已经21岁。

  因为幼时家里贫困,我入学较晚。再加上初中複读一年,考上大学时,我已
然成了21岁的“超龄生”。那一年,全国的煤炭产业还没有开始走下坡路,我
家里正在从事煤炭行业的工作。其实说白了就是小煤老板,虽说不上家财万贯,
但在我家乡的小城里,生活也很是宽绰了。

    只是父母都没有什麽文化,对我的大学学业几乎从不过问,只知道多给我点
钱,让我出门在外别亏了自己。所以我们唯一固定的交流就是每个月给我打18
800的生活费。说来可笑,定这样一个生活费标準,纯粹是因为他们觉得18
800这个数字吉利。我自然欣然接受。

  我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因为中学以前家里条件都不好,所以养成了我较为
孤僻的性格。大一一整年,我没有交到什麽朋友,也不喜欢应酬的场合。除了两
场恋爱花了几个钱之外,就没什麽多余的花销了。一年下来,手头攒了近十万块。

  转眼到了大二开学,我给自己过完了22岁生日,就开始想如何用一下手头
的钱。因为和舍友关系一般,女朋友也和我和平分手,我干脆搬出了宿舍,在老
城区的小巷里租了一个套间。这是一个老小区,房租便宜,住户除了租房的大学
生就没什麽人了,周围也不太繁华。而我没想到,这个决定成了我接下来激情生
活的转折点。

  我的房子租在一家门市店的二楼,正下方一楼是一个小小的美容店,主营美
容、按摩和减肥。老板娘是一个40岁上下(后来知道是38岁)的东北熟女,
带着两个年轻的女店员忙活。我搬来的第一天,老板娘还在碰面时主动和我打招
呼,和我说有空下去她店里做个按摩。“没事儿就来姐这坐坐,姐给你松快松快
筋骨”,我笑着含糊答应了。

  其实她和我说话时,我的心思完全不在对话上,而是盯着她低胸衣领口露出
的雪白大奶和两条黑丝袜腿。她这一款女人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那种。从高中以
来,我的性癖逐渐显露,到大二时已经很明显。我喜欢30多岁到45岁之间的
熟女,喜欢丝袜和高跟,喜欢被连裤袜和丝袜包裹的骚贱肥臀和美脚。另外,我
还喜欢口味比较轻的调教,梦想着被一个熟女踩在脚下,让我为她舔丝袜脚,叫
她妈妈,让她把口水吐在我的脸上和鸡巴上,然后用丝袜脚按揉我的鸡巴。

    我对于骚浪的熟女毫无抵抗力。我也去找过外面的卖屄女,专挑熟女找。但
她们要不就是不够骚不够贱,要不就是太保守不做轻度的SM,有的甚至连丝袜
都不让舔。我孜孜以求的就是找到一两个骚贱的熟女,能充分满足我的性癖。

  如今我心一横,我要尝试着接近这个老板娘,希望她能够给我惊喜。

  搬来第三天,我趁着晚上八点多店里没人,假装不经意地路过她的店门口。
八点天已经黑下来,因为小区入口在另外一条路上,这条巷子在晚上基本没有行
人,连路灯都少。旁边的门市店大多没人租,要不就是早餐店,天没黑就关了门。
远远望去,只有她的美容店还开着门,霓虹灯散发着暧昧的粉红灯光。她一个人
正坐在店里照镜子整理发型。我路过时走得很慢,她听到脚步声擡头看,发现是
我,马上热情地招呼:“哎呀弟弟,吃饭了没。”

    我回道:“吃啦吃啦,这不出来散散步嘛。”

    她又笑着说:“进来坐坐吧,店里也没客人。”我也没推辞,闪身进了店。

  九月初的天气尚余暑气,她店里的空调没有开,屋里略微有点闷热。我坐到
沙发上,她从桌上递给我一瓶冰红茶。她也有点热,手里拿着扇子扇着风,时而
用手撩一下后面的头发。她烫了大波浪,头发染了黄色。她的长相很是骚媚,脸
上又化着浓妆,打了粉底。尤其是妖媚的眼妆和撩人的口红,真是我最喜欢的那
种风尘骚逼熟女!老板娘不算臃肿,不过身上也是肉感十足。毕竟已经是人到中
年了。她仍旧穿着水红色的低胸连衣包臀裙,领口露出白花花的两片骚奶,屁股
上的衣料被撑的满满的,勾勒出丰满诱人的臀型。下身穿着偏薄的肉丝袜,脚上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手上的指甲也涂了鲜红的指甲油。其实如果客观来看,她的
审美品位并不算多高,但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泄欲卖屄女风格。如果她一个人站
在街边,我绝对会认为她是个站街女,然后一定和她去包夜狠狠干她的贱屄,把
精液都射进她的屁眼和屄里。

  但现在我只能隐忍,克制住自己即将昂头而起的鸡巴。我翘着二郎腿,不让
她发现我下身已经饑渴难耐。

  “弟弟你多大了,做什麽工作呀。”她率先开启了话题。

  “23了,刚毕业,现在做一些自由职业,主要是新媒体。”为了不暴露自
己的真实情况,我编了小小的谎话。“现在每天都在家工作。”

  “哎呀,你们这行的可是文化人啊。”她笑着说。“挣的不老少吧。”

  “还行吧,刚开始做,月薪也就一万多点。”我笑了笑,把生活费当工资来
搪塞她。

  “哎妈,那可真不少挣啊。”她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又呵呵一笑:“也就那麽回事,瞎干。主要是时间自由。我这人什麽新鲜
的都愿意尝试。”“姐你怎麽称呼呀,我还不知道怎麽称呼你呢。”我又问道。

  “哎,我叫丽柔,你叫我丽柔或者柔柔姐都行。”

  “好,柔柔姐~”我甜甜地叫她一声,惹得她咯咯笑起来。

  “弟弟你叫啥呀?”

  “我叫明光,你叫我明明就行了,我小名就是明明。”

  接下来就是聊一些家长里短。一番攀谈交心,我才了解到她就住在二楼我对
门。丽柔是吉林人,今年38岁。年轻时离婚一个人生活了10多年,上半年因
为第二个老公外遇,又刚刚离婚。她一个人带着女儿来了这个陌生城市投奔姐妹,
谁也没告诉。这个店也是刚开起来三个月。

  说着说着,她突然话锋一转,问我:“明明弟弟,交女朋友了吗?”

  我楞了一下回答:“没呢,上大学这几年也没找到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
这激起了她的好奇心,问我:“你喜欢啥样的,给姐说说。”

  我心中暗喜,思忖了一下回答道:“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喜欢比我年龄大的、
成熟的女性。现在我踏入社会,发现还是成熟女人体贴,会照顾人,懂的也多。
我一直就想找一个比我大的成熟姐姐。”

  “哎呀妈呀,老弟,我还以为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都喜欢大学生小姑娘呢。
没想到你还挺会生活的。是啊,肯定是成熟姐姐好。懂得照顾你们这些大学的小
鲜肉~”她听了我的话浪笑起来,特别高兴,胸前的奶子一颤一颤的。我趁热打
铁:“丽柔姐姐,你要是身边有合适的成熟姐姐,可想着我呀。”她又是一阵骚
笑。

  聊了一会,她感觉晚上没啥客人,就决定打烊了。临走时她突然问我:“明
弟弟,我这店里的无线网不太好使了,你懂不懂这个,能不能帮我修修?”我大
喜,赶忙答应下来。出了店门后,心里浮上一计。

  回到我租的房子,我马上联系了之前在网上认识的通讯设备贩子,花了不小
一笔,让这哥们给我弄了几个最清晰的暗拍摄像头,几个窃听设备。快递隔天到,
第二天中午我便收到了货。经过这个卖家的一番教学指导,我已经知道如何安装。
到了晚上,我背着一个工具包走进了丽柔的店里。

  今天是周一,店里仍旧没客人。我跟丽柔说我来修无线网,她听了后又是开
心地浪笑,说:“哎呀宝贝弟弟,还是你想着姐姐呀。来吧来吧,正好没人。”

  我检查了一下她的路由器,发现根本没有什麽问题,只不过是一条线坏了,
换了就好。我包里当然有备用的线,但我眉头一皱对她说:“柔柔姐,这个路由
器有点麻烦,它的线烧坏了,你得赶紧换,不然有可能短路起火。”

    她当然不知道我在蒙她,赶忙说:“那能不能换呀?”

    我说:“我这里没有,不过东边那条街尽头有家电脑耗材店,他们应该没关
门。你能不能跑一趟,去买条替换的连接线来。就说是腾达的路由器用的。你也
别坐公交了,这一段路你跑着去快一点。我先给你把坏的拆下来。”她赶忙应承
下来,转身拿了钱包就去。

  我估摸着她回来得需要挺长时间,于是把包打开,把摄像头和窃听器都拿了
出来,在店里寻找着合适的位置。她的店分为一个外间和一个大的里间,中间一
道门。里间摆放着几张美容床、按摩床和美容设备,里面还有一个工作间,一个
厕所。还有一扇门紧闭着,应该是直通楼里楼梯间的门。比较奇怪的是,工作间
面积不算小,里面除了美容的材料设备,居然还放着一个大铁笼,应该是用来养
大型犬的。看来她还养狗防身。

  我在里间和外间的隐蔽处都放置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以墻壁上的插座和装饰
作为掩护,不用心细细寻找根本察觉不到。弄完这一切,我回到路由器旁,把旧
线拆了下来。

    刚刚做完这一切她便回来了,手里拿着新买的线,因为奔跑累的气喘吁吁。
我接过来线,三下五除二弄好了,又让她过一会试一下网络。她的喘息平複了一
些,脸上还微微发红,身体因为出汗散发出熟女的勾人气息。我闻到这个风尘熟
屄身上的香气,鸡巴不自觉挺立起来,恨不得马上撕开她的奶罩,吸吮她的一对
大骚奶子。

  等了一会,她发现手机网络恢複了,特别高兴。又招呼我坐下歇歇喝口水。
休息的间隙,我又随口问她:“柔柔姐,我来你这两趟了,也没见到你女儿呀。”

    她一脸骚笑地说:“她去我一个好姐妹的家里住几天,玩去了。明天就回来
啦!你下次来就能见到她。”说完,她突然又想起了什麽,提醒我:“好弟弟,
明天我有点事,晚上店就关门了。后天或者大后天吧,姐请你吃饭,感谢你。”

    我本来想追问一下她的私事,但又觉得不能太急切,于是嘻嘻哈哈答应下来。
聊了几句,我和她加了微信,又自己回到了家。

  回家之后我实在憋的难受,于是打开QQ,找到以前加的几个招嫖群,约了
一个空閑的熟女来上门包夜。人到了才发现,这个老熟屄年龄有点过大,浓妆艳
抹也掩盖不住老态。没办法,我让她穿上黑丝袜和高跟鞋,想象着丽柔的样子,
狠狠干了她两炮。

    我让她自称丽柔,她不停地骚叫着:“宝贝老公…干死丽柔妈妈吧…丽柔妈
妈是条骚贱母狗…每天就想吃宝贝的鸡巴…舔宝贝的蛋蛋…”两炮过后,我的淫
火泄的差不多了,然后搂着这个比我妈还老的卖屄老婊子,舔着她肥硕又松弛的
吊钟奶沈沈睡去。

  第二天八点,这个老骚货服务时间结束,穿好衣服离开了。我想了下,周二
上午的课也不想去上,又自己睡了一会。10点多醒来,发现微信里有两条未读
消息,都是丽柔的。第一条是9点45分的,“宝贝弟弟,我今天早上在楼道看
见一个女的从你家出来,是你妈妈来看你了吗?”第二条隔了十几分钟,“哎呀
宝贝,不会是你新找的女朋友吧,就这麽喜欢熟女姐姐呀[偷笑]。”

    我想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问她:“柔柔姐姐,你今天干什麽去呀?”

    过了两分钟她回:“姐姐今天要见朋友,就是帮我照看女儿的那个朋友。晚
上就不陪你聊天了。明天请你吃饭呀~”

  “好的姐姐,明天可一定要来陪弟弟哦~”我挑逗了她一下,换回她一个偷
笑的表情。

  一晃到了晚上,我出门去学校门口吃饭,又去附近酒吧喝了点酒。回来时已
经9点多,丽柔的店已经落下了卷帘门。我原本以为她真出去了,结果发现从门
缝下面透出了一点粉红色的灯光。店里有人!我这样想着,马上跑回家里打开电
脑,查看我设置的摄像头。结果令我属实吃了一惊。

  放在里间的两个摄像头把房间拍的很清楚。在房间几盏暧昧的粉红灯光里,
丽柔穿着漏奶的豹纹情趣胸罩,骚气十足的黑色丁字裤深深勒进肥臀里,腿上穿
着短筒黑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皮靴。她的脸上浓妆艳抹,斜倚在一张按摩床上,
望着卫生间似乎在等人。

    我赶忙调出卫生间的画面,发现另一个不认识的熟女正在对着镜子化妆。这
时听筒里传出丽柔的声音:“姐啊,你还没收拾好啊。”这边的熟女应了一声:
“你个骚货急什麽啊,我涂完口红就好了。”只见她涂好了鲜红的口红,走出卫
生间,对着丽柔斜倚在另一张按摩床上。这个老骚货穿得更加淫贱,上身只戴了
两个乳贴,小腹上纹着纹身,下身就穿了一条包臀黑丝,看样子没有穿内裤,脚
上套着艳红的细跟高跟鞋。

  陌生熟女开口道:“你个婊子跟催命一样,就这麽急着让闺女给你舔脚呀。”

  丽柔回:“哎呀,我这贱闺女这两天都让你养着,我的脚趾都快忘了她的舌
头是啥样的了。”

  “那要不把闺女从笼子里放出来伺候伺候你?”

  我听到“笼子”两个字,突然想到工作间里的大铁笼,于是又调出了工作间
的画面。这才发现,笼子里关着一个女孩子。她带着眼罩趴在里面,嘴里含着口
球,脖子上拴着狗绳。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黑丝袜,屁眼里还塞了一个狗尾巴款
式的肛塞。她就像一条温顺的母狗,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

  这时陌生熟女走进来,把女孩从笼子里牵出来,让她一路爬到放床的里间。
然后把她的眼罩摘下来,让她面对着两个熟女挺身跪着。我这才看清女孩的长相。
她染着金黄色的头髮,也化着浓妆,眼影很重。她虽然漂亮,但风尘气十足,脸
上几乎透出“贱屄”两个字。她的身材也较为丰腴,一对奶子硕大,甚至有些下
垂,肉感的大腿紧紧撑着黑丝袜。

    女孩的身上还写满了字,我拉近镜头才发现,写的是“贱货”“母狗女儿”
“亲妈泄欲器”“舔脚烂屄”“臭屄万人操”“公共精盆”之类的骚话。

  陌生熟女开口:“媚儿闺女,想不想你亲妈主人的丝袜脚呀。”原来女孩叫
媚儿。

  “想。”女孩带着谄媚地回答。

  “来,给亲妈好好清理一下脚。”女孩小心翼翼地爬过去,一口含住丽柔的
丝袜脚,开始津津有味的品尝。

  这时我已经血气上涌,掏出鸡巴开始套弄。只听丽柔开口说:“莉莉姐姐,
你给我这老闺女调教的真不错,她现在越来越知道怎麽当亲妈的臭骚屄母狗了。”

  莉莉回答:“这小丫头片子真是贱。你不知道,前两天我带她去卖屄了,找
人把她介绍给我原先的几个学生。她把人家伺候的可舒服了,而且还要人家无套
内射。要不是那些学生我知根知底比较干凈,我还怕给她染上病了。不信你现在
掰开她的屄,里面还都是男学生的精液呢!”

  丽柔咯咯笑道:“我让闺女天天吃避孕药,不还是为了有机会她能吃精液吗。
你都介绍了小鲜肉鸡巴给她,她怎麽能不吃个够啊。”

  这时莉莉擡起丝袜脚,一脚踩在媚儿脸上,“烂屄闺女,来,妈妈用脚赏你
耳光。”

    媚儿也不躲闪,任由丝袜肥脚打在脸上。丽柔也加入了打耳光,两个人就这
样蹂躏着媚儿。我这时越撸越快,看着两个骚屄熟女把半个脚塞进媚儿嘴里,用
脚踩媚儿的肥奶子,用脚趾隔着丝袜扣媚儿的屄。在强烈的刺激下,我终于射了
出来。

  我起身去厕所撒了尿,等我回来,莉莉已经把媚儿关回了笼子里。她又躺到
床上,和丽柔聊起了天。

  “丽柔妹子,你那两个店员调教的怎麽样了?”

  “哎呀,调的老好了。现在让她俩塞着跳蛋去做户外都没问题,前两天我还
赏圣水给她俩,她们可开心了。”

  “那啥时候牵出来给我玩玩呀。”

  “随时都行。哎不说这个,你知道吗,前两天我楼上搬来了一个男大学生,
刚毕业。小伙长得带劲,有点像小鲜肉明星。他做什麽媒体,工资还老高了,还
有才。人还特别靠谱,还帮我修路由器呢。”

  “哎妈真的假的,咋地,你看上他了?”

  丽柔神秘一笑说:“你知道吗,我问他了,他说他喜欢成熟姐姐,那不就是
喜欢熟女吗!”

  莉莉笑笑说:“那也未必,人家可能就是讨你开心,奉承你呢!”

  “啥呀,你不知道,”丽柔笑的更骚了。“昨天晚上他帮我修完网,回去没
一小时,我上楼时就听见他屋里有女的在骚叫,一听就是个老女人,喊的还是我
的名字!今早上我出门时,发现有一个女的从他家出来,一看就是个卖屄女,比
我年纪还大。我还故意问他是不是他妈,哈哈哈哈哈!”

  “我天呢,他让卖屄的叫你的名字?他是不是就想肏你个婊子的烂屄呀。他
让卖屄的怎麽叫的?”

  “我给你学学,”丽柔清了清嗓子。“‘啊…宝贝…肏丽柔的贱屄…丽柔妈
妈的屄好不好肏…丽柔就是条吃精液的老母狗…’”

  “没跑了!这小骚屌肯定对你有意思,盼着肏你的屄呢,还想让你当他妈妈。
他肯定是恋母,最起码也恋熟。”

  “对啊,我就想着咱能不能给他拿下,咱要是有这麽个鲜肉儿子玩多好啊。
我都多少年没吃过像他这样20出头小伙子的鸡巴了,凈舔些老鸡巴。”丽柔一
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大奶。

  “行,想想办法呗。你是想把他收了做咱的奴吗?”

  “那也不一定,看他有没有这个性癖了,我也不是很喜欢调教男狗。再说了,
我还不一定舍得呢!”丽柔一手摸着自己勒着丁字裤的臭屄,一手揉着奶子,好
像十分动情。

  莉莉笑到:“好,那你就努力给他拿下,姐也好好尝尝20多岁小鲜肉的鸡
巴,省得凈吃小毛孩子的小屌。”

  听到这两个风骚熟女的对话,我一时间精气上涌,血脉贲张。看来,她们的
秘密还有很多值得我去发掘,而我马上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骚屄熟女了。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